只有滤镜才能拯救

喷了!

查看全文

太自私了

查看全文

多次事实验证了注定的事情真的无法改变

查看全文

不说是真的比说了好

查看全文

只要想着自己一定什么问题都没有
不停地想不停地想
没问题的 一定什么问题都没有
不停地想
就没问题了,一定什么问题都没有
是这样的

查看全文

没有标题

为什么优秀的人总是遇到这种事情
为什么不是我

查看全文

小(xia)故(jiba)事(luan)集(xie)收录 持续更新

“虾乱写看得懂就见鬼了”系列

1.

见不得别人好,不去努力反而试图寻找比自己差劲的家伙来欺骗自己“你其实也不赖”
没有什么事做,不是找事做反而是一屁股坐在床上后躺下闭上眼默念“今天也舒适地晚安了”
偷了很久的懒,决定着今天要干劲满满于是稍微努力了一番之后“我会为目标拼命真厉害呀”

2.

今天碰到的
是棵想成为乔木的高杆环柄菇
今天它也因为自己锁在的环境没有足够的阳光、因为自己生活在潮湿阴暗的环境中而持续绝望着
隔壁的铁树的良知告诉它自己不能打击它
“毕竟每个物种都有拥有梦想的权利呀~”
今天也在鼓励高杆环柄菇:
“加油,你能行的”
高杆环柄菇放出雹子后即将死去
不过它顺便教了它的后代要努力成为一棵乔木,去到阳光干燥的地方
是成为哪种乔木 高杆环柄菇自己也不知道
高杆环柄菇的后代也无法知道了

3.

少女不停地杀着土地
犹如盒子似的棺材似乎不存在一般
少女不停地杀着土地
裸露的伤口不停地因为雨水的滋润愈合
可是无论如何它早就足以埋葬另一位逝者了
犹如左手棺材似的盒子不曾存在一般
少女放下了
少女没放下
少女不停地杀着土地
明明死者不需要被控制啊
为什么要放下
为什么不放下
少女越来越近
少女被埋起来了
“”
“啊?”
“”
“不用”

4.

(摘录)
“所有的片段都像一铲子,坚定而缓慢地挖出那具被世俗掩埋了的自己的尸体。睁眼一看,分外丑陋——那一瞬间,才发现自己的心又重新开始了跳动。”

5.

那个,觉得脑子钝了当机了
不能用了的时候

并不是这样 只是不是你在用啦
这时候可以试试
闭上眼睛什么也不想
就会发现
似乎有人帮你去想了
根本没有去运转 你像在飘起来但是
即使是以前是零碎片段的东西也会变得有规律
仍然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暂时看来没有任何用的样子
但是作为一种体验又何尝不好呢

6.

我的右脑勺上长了个气球。
这大概是从昨晚上去拿外卖发生的事情?
我提着土豆烧肉回宿舍
右脑勺上有点胀痛的样子,摸了摸
好痛啊
但是什么也没有。
但是它好像是长了个气球。
它只是在短短的从土豆烧肉到我的宿舍楼下这段时间长出来的,它慢慢地从脑子里浮起来 涨大起来 撑着我的头皮,鼓出一块
它大概和氢气球差不多,但是可比氢气球厉害了
——这么小个就仿佛要把我往天上带去。
我感到小气球朝着天空对我的脑子施加牵引力,或是像个氢气球似的要把我带飞
我被牵在小气球上,感觉就要飞起来了。
我好像就要飞起来了。
下一秒它就能提起我,让我双脚离地。
我大概会挂在右脑勺的小气球上
我好像就要飞起来了。
努力控制着自己的重力,坚持提着土豆烧肉走到了室内,这下即使飞起来了也不会不知道飘到什么地方去了吧——要不然那可和跳楼没什么区别。
不过我现在倒是希望小气球能够在我上楼的时候减轻点重力让我轻盈地上六楼,但是它没有那么做。
身体好像比平时上楼更加重
但是小气球明明还在牵着我啊。

7.

最近老觉得刚才在讲话。
我知道我没讲,但是老觉得刚才在讲话
我相信我没讲,但是老觉得刚才在讲话
我觉得我没讲,但是老觉得刚才在讲话
我猜测我没讲,但是老觉得刚才在讲话
我估摸我没讲,但是老觉得刚才在讲话
我...但是老觉得刚才在讲话
我好像听到了呀
但好像又没有听到
我好像有我讲话声音的印象
但是好像又不是很清楚
我不知道我讲了什么
我到底刚才讲话没有啊
我到底刚才讲了什么啊
我在身边有人的时候觉得自己刚才好像讲了什么
nice chance!
“我刚才说了什么吗”
“没有啊?”

8.

考试。
写着写着,好像自己重力变轻了
我的肉体有往上浮的趋势,或者是重力似乎有反向的趋势了
不可以,还在考试呢
注意过来的时候背上浮出了大大的气球
赶紧按下去
又长出来
赶紧按下去
又长出来
...烦死了
又长出来
我干脆不理它,用脚勾着凳板下侧以至于自己不会写着写着突然就浮到天花板上。

9.

突然被外星人戴了个无形的VR眼镜?
一瞬间看到了过去的样子。
眼前的路突然间断地闪现森林
被惊艳到了,好酷炫啊
我四处望,仔细点还是能时不时看到不同的场景。
左边远一点好像是平原。

10.

今天森林大火。

11.

菠萝 宽 高佬 一盒干样 住活 嗨哇 伤伽 猪奴 枚音 不管不顾后果捂了再见 框 葫芦 不是 不是 浓缩
她大概就是在这种支离破碎的信息源中成长的
“由支离破碎的词组或字随机分散偶尔有些组成了无意义的句子,脑子像个呕吐色的浆糊一样”
才不是呢
偶尔给她看一下这些东西,让她感到一定程度上的疑惑
她也是会学习的,但是能力肯定远不及她
你看看她学的样本这都什么玩意儿
在她休息的时候可以出来牙牙学语一番
当然录音放得再慢也听不懂啦

12.
日常灵魂出窍了。
大概“灵魂出窍”听起来很邪乎,但是暂时他也想不到有什么方法称呼这种感觉/体验。
“人类没法用现有感官系统描述的状态都可以称之为‘感觉’。”——大概就是这样
没有什么比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更难受了的
当然他也有这种神奇的自发被动技能的同僚。
有时候是浮起来的,可以在空中飘着 在感官范围内的任何一处移动 有任何一处的视角。
有时候是线性抽离的,当然过程并没有次次那么明显。经常注意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站在一边看自己所作所为了;不过也有慢慢地从身体里蜕离开来,也是站在一边看自己做事、和他人对话。自己完全像是自动运行的,他只是在一边看着、只是看着。

13.

我一直有个问题,蛙类到底什么时候睡觉。


查看全文

为什么总会想去抓一下希望呢

查看全文

曾经我很喜欢在不用自习的放学后一个人待在楼顶看天,那时候感觉真幸福

查看全文

是该说这些味道有了记忆,还是记忆有了味道?

查看全文

诶,我真的是。。。。。言多必失 少和人聊天不好吗

查看全文
© utsuts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