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尸虫

医院。

白净的墙壁,白净的地板,采光良好的空旷的房间,没有病床,除了一面镜子什么都没有。门关着,我面对着镜子,医院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但静而不寂。

打开门,走廊,依旧一片白,采光良好,地上撒满了拇指大的黑虫子,有点像蟑螂,叫化尸虫。

对门、斜对门、大多数病房都敞开着门,和我的房间一样宽敞明亮。从走出我的病房开始,拖着脚步移动,每走一步,都有拖鞋脚步的回声。化尸虫们也伏在地上一动不动地享受午后的静谧清凉。

有病人躺在他们的房间里,都穿着白色的病袍。有背后垫着一堆白被子斜躺着的,有坐在白色轮椅上吊水的,有在白沙发上睡着了的——一个房间只有一个人,以及他们倚靠着的东西,其他什么都没有,空旷而自然。他们都活着,都很安静。地上,墙上,屋顶上和身上都多多少少地爬了化尸虫。

化尸虫在一动不动的安详趴在病人身上,吸取他们的生命。剩下的寿命越短的病人,身上的化尸虫就越多,化尸虫们吸取的速度也越快。

从出门到现在,我身上也就只有两三只,但是因为他们,不断有新的化尸虫开始跟随着我。

一路走下去,路过的病房里病人身上化尸虫有多有少,但是没有比我更少的。我不紧不慢地拖着脚步在布满化尸虫的干净宽敞医院走廊里朝着有大窗的明亮大厅走去,每走一步,脚步声徘徊回荡一次,静谧而自然,走廊墙壁 地板雪白干净明亮宽敞,两边的病房门都敞开着。我看到有的病房里的病人雪白的病袍上布满了黑漆漆 油亮亮的化尸虫,它们幸福极了,但是病人也越来越快死了。

走到大厅之前一小段走廊,有一个开着门的出口,外面没有化尸虫。

我回头看了看刚才走过的走廊,看不见尽头,是白茫茫的光。

我走过出口,到了大厅,地板 墙壁还是那样雪白干净,大厅明亮宽敞,一切都很静谧而自然,化尸虫们沐浴着午后的日光。

我走向前台侧面的巨大落地窗,外面是一堵长满爬山虎的围墙,抬头是纯白的天空。


评论
© utsutsu | Powered by LOFTER